National Sections of the L5I:

中国:自由市场没有按计划发展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DF version

中国股市上星期的反复无常反映出的是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经济战略所面临的问题的症候。在6月12日至7月8日之间,上海股票市场跌了28个百分点,股票价值共减少了约3万5000亿美元,政府被迫采用紧急措施来防止股市骤然崩盘。大股东们,也就是那些最大型的公司,被禁止在6个月内抛售任何股份。股票一日的涨幅被规定不得超出10个百分点。超过半数的公司“自愿”同意停止股票交易。
这些措施在短期内似乎是奏效的;沪指在一天内回升了5.76个百分点,是自2009年来最大的一次反弹。但从长远来看,股市崩盘的风险依旧存在,应对崩盘风险的措施也可能会被动用。

虚拟资本
尽管股票损失的面值比富时指数100的总值还要大,但这并不会立刻对中国的整体经济产生什么严重影响。因为股票的面值和“实体经济”是毫无关联的,被摧毁的只不过是“虚拟资本”。
沪指在今年上半年涨了百分之一百五十,但官方数据显示的实体经济增长率不过略高于7%罢了。沪指暴涨是政府经济政策的直接结果。正如我们两年前所解释过的(参考),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的战略是放松国家对金融的控制并鼓励“私有部门”,也就是正在发展的中国资本家阶级的发展。作为这个战略的一部分,他们想促使公司,特别是很难从国有银行贷到款的私营公司,通过股市来融资。他们还希望,随着股市地位的升高,当决策者们要求国家银行停止向国有企业提供“软贷款”(即无息贷款)后,股市也将成为国有企业融资的渠道。
出于这个考虑,政府不仅通过对媒体的强力控制来鼓励公众购买股票,而且放松了对借贷的控制。在这个推动下,许多公司和个人向证券经纪人贷款来购买股票,即所谓的“保证金交易”。在今年春,估计共有2000万个新开的股份购买账户。据《华尔街日志》估算,这种(向经纪人)贷款的额度实在是非常庞大,在今年共达到了3220亿美元。正是这个刺激了沪指的投机性暴涨。
虽然被愚弄的小投资者以为这种增长将永久持续下去,但专家们的内心可明白得多。至六月中旬,他们警觉到他们已贷出了多大的款项,于是他们开始收回贷款,市场情势开始急转直下。这种“要回保证金”的行为造成了股价大跌,因为投资者纷纷抛出股票以期赚得利润并还回贷款。而一旦股价下跌,不用说,其他投资者也会发生恐慌而抛出他们所持的股票。于是,雪崩就发生了。
瑞士信贷(一个全球财富500强公司――译者注)估计百分之八十的中国城市家庭都会在股票市场中有一定的投资,或是直接地投资,或是通过股权基金的方式。很多这种投资者是在过去数月中入股的,他们的损失也最为惨重。对于长期的投资者而言他们仍旧是赚的,因为现在的股价水平仍比去年同期高出70%。股市的崩跌尽管对个人来说是毫无疑问的惨剧,但短期内并不会对经济造成严重的影响。消费者支出的减少会在好比说房地产市场上更为显著。

长期
然而,相比于这些数百万相对小型的投资者而言,经纪公司、以及把股票作为抵押品来贷款的公司遭受的损害要持久得多。为了应对这问题,政府立刻给中国证券金融公司提供了大约180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可能面对无法偿还贷款的客户的证券经纪人。
在政治和经济的战略层面上,也许影响是最大的。现任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正着手对经济进行结构性调整以解决之前的计划经济所遗留下来的许多问题。增强股市作为一个调节资本分配的机制的作用,通过股价来反映可盈利性,是他们这个战略的一部分。然而,这“自由市场”反映出一个现实,股票的价格被大大地定高了,它和可盈利性毫无关联;于是政府立刻实行了干预并将市场冻结了至少六个月。
自然,那阻止了股市的崩盘;假如各大股东都不被允许抛售股票,那么股价肯定是稳定的,甚至由于这种稳定,股价还可以略微地上涨,也就是所谓的“死猫式反弹”。但政府战略的正确与否就被打上一个问号了;不确定性是投资的敌人。
不仅如此,现任领导人在赢得两年前的党内派系斗争之后小心翼翼地培养起来的有能力、甚至是全能的形象也被破坏了。共产党内斗争中失败的那一派以及国家机关内的反对派将认为这次插曲证明了他们的反抗是正当的。另外,它还动摇了在更广大公众中间普遍存在的信念,即认为不管某些官员犯了什么错误,政府和党还是懂得怎样管理经济的。
这些最新发生的事件,加上整体经济持续放缓的情况,合起来增加了对党和政府产生不满与挑战的可能性。因此,政府在这个时候出台一部极其严厉的《国家安全法》并逮捕了位于15个不同城市的一百多名维权律师就绝不是偶然的了。这些被警察拘禁的维权律师据说有卷入一个“犯罪阴谋”的嫌疑。
他们所说的“犯罪”是什么呢?这些律师散播去年五月份发生在黑龙江省的一起一个警察枪击了一位手无寸铁的平民的案件的消息。那么证据何在?这些律师“公开向法庭挑战并在法院外组织请愿团示威”,多么鲜明地证明了他们“煽动颠覆行为”和“寻衅滋事”的罪名啊!
类似地,广东省宣布为了应对新疆穆斯林维吾尔人的“恐怖主义威胁”而处于“顶级安保警报”状态。和在其他国家中一样,这种恐怖主义威胁是维族人民在整个中国(不仅在他们的家乡,也在他们移民到其他省份打工——主要是在建筑业打工——的地方)遭到隔离和歧视政策的结果。新疆不仅拥有重要的矿物储藏,而且是连接中国和欧洲的贸易路线(即“新丝绸之路”——译者注)的必经之道;北京正有计划地往新疆迁入汉族人。
全球形势的不稳定——其中美国采用公开的手段来遏制中国的扩张,加上中国国内的经济不稳定性,使建立一个政治上独立的工人阶级运动的任务变得空前紧迫。这样的工人运动必须以推翻共产党专政、剥夺资本家阶级的财产为目标,并以正确的纲领和战略武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