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Sections of the L5I:

复辟资本主义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DF version

Restoring capitalism: Special Economic Zones
2000年11月9日
从根本上说来,1979年后中国设立的经济特区是完全独立于中国的其他经济之外的,其目的是吸引外资和先进的技术,是中国具有现代化的经营管理技术并参与和外国的经济交流。
经济特区所生产的产品都用于出口,而不是流入国内市场。作为回报,外国公司享有减免税务、廉价劳工等优惠,同时祝福还会为基础设施的建设提供津贴。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经济特区以两位数的增长率飞速发展。随着它们的发展,生产的重点从刚开始生产玩具和塑料制品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转向了生产纺织品,然后又转向了生产电子和光学仪器。
到了20世纪90年代,各种生产设备和资金开始向工资更低的地区如珠三角地区转移。经济特区越来越注重服务业的发展,如房地产物业管理、保险业和金融业等。
从这里我们看到,尽管这个资本主义的飞地被认为是封闭的,与中国其他地区相隔离,它在成立之后的第一个十年内已经开始对其边界之外的地区发生影响。它们不仅提供了就业机会,而且还为许多来自乡镇企业的商品和服务提供了市场。
在20世纪的最后十年,随着通向国内市场的障碍减少以及外国公司被许可在更多的地方建立,经济特区的影响增强了。
作为经受过外国训练的资方和短期合同工的合法来源,它们被称为“边界资本主义”,发挥其巨大的引资效果。他们从政府部门和国企中购买原料,特别是在沿海省份,它们日益明显地把乡镇企业划入自己的轨道,并建立起世界市场和非国有经济部门之间的联系。
今天,在中国已经加入了世贸组织后,它们“特”的地位早已丧失了。在资本主义复辟者们看来,它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复辟资本主义 2:外资在资本主义复辟中的作用

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外国直接投资(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直到1979年为止,所有的中国公司都是不允许外国投资的。由于中国政治背景的不稳定,即使国家不禁止外资,有没有人会志愿前来投资也是值得怀疑的。

外资在刚开始是增长得很缓慢的。到了1984年只有250家国有企业被允许与外资合作成为“混合制企业”,在1979到1984年间仅有18亿美元的外资投入,而这期间国家的借款却达110亿美元。

在八十年代余下的年份直到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即六四事件)后外资骤减为止,尽管数据有所增长,但外资的拦闸真正打开是在1992年国家政策的根本性转变之后。截至1994年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引资国——该年就有330亿美元的外资进入。

外资现在被允许设立公司并在全国任何省份投资。根据官方工业人口普查的数据,到1995年中国境内有外资参与的公司达59000个,它们雇佣了近九百万人,占工业劳动力总数的13.6%,其产出占工业总产出的13.1%。

这样大规模的投资肯定会对国家经济的性质发生影响。外国贷给国家的钱是保证能取回的,与此同时,外资以控股的形式投入到混合企业或全外资公司中,也就是在投入生产中,外国资本家希望即使不是控制生产,也多多少少能影响生产,从而保证获得的利润。

结果是,大量外资的引入充当了瓦解旧有计划经济中生产和分配关系的溶剂,加速了以利润为目的的新企业的产生。在1992年后允许外资投入到大型国有企业中,这一作用是极为重要的。

Restoring capitalism 3: sowing the seeds of capitalism
2000年11月14日
在1978年改革的前夕,农业劳动力占全国劳动力总数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他们是以“人民公社”的方式组织起来的。一个生产队包含多达100个农户,覆盖了当地所有的农田,这些生产队和公社本质上不过是小村庄的再版罢了。
生产上的决策和调配是由公社级别定制的,和国家计划所规定的要求相一致。尽管这种体制带来了某些方面的优势,如传播应用现代技术和组织大型工程(灌溉等等),它的优点显然不足以抵消它的缺点。根据规定每个地区都只能生产同一种作物,这不仅不能因地制宜地发展农业,而且产品的运输费用也颇为高昂,因为有些本来每个地方都能生产的产品现在要通过长途运输到另一地方。另外,农作物的价格几乎完全是由国家规定的,这大大限制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到了70年代中叶,农作物产量的增速也经赶不上人口增加的速度。一些省份的农民开始离开公社回到传统的家庭生产上来,当地的官员对此视而不见,因为这种方式确实大大增加了产量。政府面临着威信扫地或又一次饥荒的危险,于是决定批准公社解体,取而代之的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这个新的体制下,农民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土地的用途,但要把定额的某种农产品按规定的价格售与国家。超过定额的部分农民可以在自由市场上售卖或按与国家的协商价格卖给国家,这个协商价格通常在市场价和收购价之间。为了保证粮食安全,国家承诺购买超过定额的任何农产品。
这个新方案立刻就取得了成效,在之后的六年内谷物产量以每年三点七的速度增长,棉花产量年增百分之十八,肉产量年增百分之八点九。就在这一时期,农民的收入以每年十二点三的百分比节节提高。产量的攀升和收入的提高对其他经济部门也起了刺激作用,农贸市场的数量从1980年的38000家增加到了1993年的67000家,农业部门对乡镇企业的小型工业和商业活动也造成了最初的推动。
在农业和联合股份公司,资本积累出现了,一个新的土生土长的资本家阶级,在被消灭了差不多40年后,也跟着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