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Sections of the L5I:

巴基斯坦家庭工业部门的妇女正在组织工会 原文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DF version

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和新自由主义结构改革中妇女往往是首当其冲、受害最深的群体。在巴基斯坦,妇女的就业基本被局限在“非正式”的行业中。这些行业很庞大,它遍布城市和乡镇,雇佣了大约6500万工人,约占全国劳动力总数的四分之三。

在这些行业里工作的工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享受不到国家劳动法规的保障。没有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也没有养老金和带薪休假的福利,大多数人领到的工资要少于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

妇女在这些行业的劳动力中占有重要比重,在所谓的“居家工业”中,绝大多数的工人都是女工。这些女工要么是在自己家工作,要么是在大约20个人左右的小作坊里工作。尽管她们的工作是巴基斯坦和国际垄断集团生产链中的一环,她们却并非直接受雇于这些大公司,而是受这些公司的“中间人”,即承包人的雇佣。

居家工业绝不是一个小部门,确切的劳动力数字大概估计,约含几百万工人。妇女一天要干14小时以上的活,拿到的工资还不到100卢比(约合人民币9.65元)。而且,由于她们的工资是计件工资而非计时工资,她们的承包人会以产品不合格为由不付工资或迫使她们无偿加班。因为任何社保或安全规定都不覆盖她们,所以一旦她们生病或怀孕了,她们就失去了收入来源。她们不仅要负担自己的医疗费用,而且通常还要用自己的钱来购买和保养生产工具和机械。这往往造成了她们负债累累,其结果是,更依赖于她们的“中间人”。除此之外,这些女工还常常受到来自中间人的性骚扰或暴力威胁。

对几百万女工的可耻的超级剥削并非是古代的野蛮残余,恰恰相反,这种现象在目前的资本主义条件下才变得真正普遍起来。虽然女工们的工作条件让人回想起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阶段的情形,但这些居家工厂是全球资本主义剥削链条中不可分割的一环。工人们在自己家或者小型作坊进行的生产是直接和西方垄断巨头联系在一起的产业链的一部分。对于纺织工厂来说这一点尤其鲜明,其出口的产品占全国出口产品的一半左右。
和其他情况下一样,这种居家劳动和雇佣方法没有传统的父权制体系作为背景是不能存在的,而妇女被压迫的根源正是在于这种父权制的家庭制度。居家工业的妇女们所得到的低廉工资通常被视为“仅仅”是她们家庭收入的“额外补充”。平均而言,劳动妇女挣得的工资只有男性的一半,因而就维持并强化了妇女的依附地位。
妇女被压迫当然不限于家内。在巴基斯坦,妇女从事工资劳动被认为是羞耻的事,在正在增长的伊斯兰分子和小资产阶级与中产阶级看来更是这样。另外,妇女的人身自由也受到传统宗教和文化“价值观”的极其严格的束缚。她们不得在没有人陪伴的情况下独自离开家,特别是在清晨和傍晚。那些独自离家上班的妇女会遭到骚扰。
所有这些环境和价值观都在压迫巴基斯坦妇女中起到了自己的作用。和其他很多类似的规矩一样,它们不仅是极其反动的,而且是伪君子式的。农民和工人阶级的妇女们从来就没有过上“不工作”的生活,她们不仅要照料自己的家务,而且还要帮忙照料有钱人家的家务。她们还要在农业、服务业或工厂里工作来养活一个工人阶级或农民的家庭。
这些文化糟粕全都被资本家们利用了。难道居家工厂或者临街的某个小作坊不是“允许”妇女们待在家里吗?这样她们不仅能避免在公共场合受到骚扰,而且可以料理家务和照看孩子。甚至对孩子们来说,他们还能进入“职场”,充当他们母亲的无偿的“帮手”
这就是巴基斯坦女工面临的惨境。没有人能指望从巴基斯坦统治阶级那得到任何改善,从而,也不指望能从经销由居家工厂生产和组装的产品的西方大公司那儿得到改良。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和“进步人士”们竭力把对妇女的压迫描述成是“古代的残余”和落后剥削形式和价值观作用的结果。不过他们所为之辩护的阶级——巴基斯坦和西方资本家阶级——却并不准备舍弃他们从剥夺妇女和工人的基本权利中所获得的超额利润。
居家工业的女工们已经无可容忍了,她们不能再干等老板或资产阶级政党伸出援手,摆在她们前面的唯一道路是将她们自己组织起来,依靠她们自己的力量斗争。这便是近几个月来女工们在其他部门的工会活动家和第五国际巴基斯坦支部的成员的帮助下所正在做的事。第五国际巴基斯坦支部的成员们在《革命社会主义者》这份报机关下组织起来,据他们的报告,纺织女工们从其他行业的妇女抗争——例如公开地为自己权利斗争的医院护士中——得到了激励。现在,她们正在筹建“居家和家内劳工联合会”(Home-based 
and Domestic Workers` Union 
,HDWU),首先从旁遮普省特别是拉合尔市开始。
我们的工作尚处于初始阶段,但已有上千名妇女参与进来了,她们组织了地方的工会分会。显然,她们的第一项任务是确立和巩固工会本身。工会的活动家们不仅分发传单和组织支部会议,并且每星期都组织一次有上百名工人参加的“街角会议”(实际上常常是在后院里举行),参加者一般都是妇女。仅在今年二月份的最后一次会议中就有40名妇女加入了工会。
尽管我们才刚迈出第一步,其成果已经表明:没有任何组织的群众也能够被组织起来。和劳工运动中的其他工会组织一道,居家和家内劳工联合会(HDWU)准备开展一个反对“合同体制”的运动,即争取最低工资、社会保障、安全制度和工人阶级子女的免费教育。
工会的组织者们和第五国际的成员们都清醒地认识到为实现这些要求需要政治斗争。实际上,整个运动展现出的是一幅更广阔的阶级斗争的现实图画,对于巴基斯坦的女工和男工都是如此。在巴基斯坦——一个无产阶级四分五裂的、国家机关高度军事化的、进行着所谓“反恐战争”的、少数民族受到压迫的和遭到不同帝国主义力量干涉的国家,建立有效的群众性的工会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问题。对于建立一个主要由女工组成的工会来说不更是这样吗?这就是为建立居家工会的斗争和建立一个旨在推翻资本压迫和解放妇女的工人政党的任务紧密相连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