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Sections of the L5I:

社会主义没有失败,失败的是斯大林主义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DF version

经济危机已经向世界各地千百万人民揭示了资本主义体系的不稳定性。
现在许多工人和青年们都在质疑:这真的是经济体系的最好可能了么?还有别的替代品么?
当然,资本主义的替代品是社会主义。但是据20世纪前苏联政权垮台的经验,我们可以说社会主义是不可能的么?社会主义失败了么?

乍一看,取消以获取利益为目的的私有制市场经济,用计划生产来民主的满足所有需求是可行的。而这也正是社会主义的意义所在。就像卡尔马克思在他的《法国内战》中写的“这是一个联合合作的社会,在共同的计划下分配货品”。以这些条款为基准建立一个社会是俄国革命的目标。于是列宁和托洛斯基在1917年领导了推翻资本主义的革命,建立了苏维埃政权。
现今,为了替资本主义的明显失败辩护,统治阶级争辩道:不管资本主义有什么问题,反正社会主义在俄罗斯是失败了,这说明社会主义并不是可行的制度。并且向我们宣称,在苏联,社会主义“不可避免的”成为一个政党的独裁,最后成为一个人的独裁:斯大林。
反驳这些反面观点对于现今的反资本主义革命显然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解释除了斯大林主义,还有别的道路。这些别的道路主要是托洛斯基在他的斗争中开发出来的,旨在将工人革命从斯大林的独裁中拯救出来并避免当局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采取的灾难性对策。

列昂·托洛斯基
在俄国马克思主义运动中,托洛斯基曾是列宁的对手。起先,他轻视了一个具有集权性纪律性但完全民主的政党在引领工人阶级成功推翻统治阶级的行动中所起到的作用。但在1917年,他最终理解了这一重要性并加入布尔什维克党,于列宁并肩作战,同那些反对取得国家权力的人作斗争。他成了八月革命的主要组织者,而列宁是主要的鼓动者。就这一点,列宁自己曾说,“没有比托洛斯基更优秀的布尔什维克”。在1918年,他领导苏联红军赢得内战,赶走了在俄罗斯的资本主义,地主和外国的帝国主义。托洛斯基组织了阻止斯大林独裁和其反工人阶级计划的一系列斗争,起先是在苏联,后来流亡。
他生前一直致力于引领布尔什维克同斯大林主义的斗争,直到1940年被斯大林的一个秘密警察谋杀。
他的一生一直将自己定意为工人阶级民主和革命共产主义的斗士。而事实却是:他的书著在斯大林制苏联境内被禁,关于大革命和内战的英雄岁月的照片中,他的头像全部被剔除。他被从历史中删除,以至于在1991年的时候,已经没有一尊他的雕像可以被推倒。

俄国革命
发生在1917年的八月革命是真正的工人革命,不再是由小群精英团体策划的阴谋。1917年前夕,第一次世界大战使俄国民众渐渐觉醒。与极小部分的高度现代化工业相对应的是,大批农民生活在半封建环境中,而绝对专制的沙皇用微乎其微的民主元素来蒙骗民众。到了1917年2月,前线的屠杀和城市中的饥饿使得工人们和成百上千万的农民士兵们再也不堪忍受。在彼得格勒,人们在妇女的领导领导下,针对面包的短缺发起抗议,随后工人和哗变军人加入,一举推翻了沙皇并建立了由资产阶级和改良工人领袖组成的临时政府。列宁的布尔什维克一直与战争作斗争并致力于所有权力都归属工人和军人委员会,即苏维埃。这些思想包括可撤销的代表制,曾在1905年那场失败的革命中第一次被提出。而他们在1917年2月再次被提了出来。由于军人们派出代表,坚持他们所有长官指挥官的命令都具有苏维埃的签字,他们其实具有巨大的权威性。因而主要由改良派组成的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的右翼分子们在资本主义临时政府中扶植起了一大批自由保守的官员。这个临时政府拒绝结束战争或将土地还给农民,而俄国的资本家门则继续剥削压榨穷苦工人们。工人们对这个政府充满仇恨,因而导致了在1917年9月,苏维埃内的改良主义被彻底推翻。
八月,布尔什维克已经能够发动工人,他们自己的军事力量:红卫兵和城市中的警察局来驱逐那个临时政府并建立工人委员会。大部分农民现在得以自己组建苏维埃并支持这个新政权。只用了几个礼拜的功夫,旧时的统治阶级的羽翼和特权被全部清除。富人们的高楼大厦向无家可归的人们开放。妇女的平等权利(平等的投票权,离婚权,控制生育和堕胎的权利等)被正式写进了法律。工人们掌控了他们的工厂并由他们来运作。被曾受过的老板和经理们的压迫所刺激,到了1918年中期,工人们自己已经征用了绝大部分资本主义资产。
革命本身几乎是没有发生流血的。但后来资本家和地主们(白色力量)却引发了耗时长久的颇具破坏性的内战,并且英国,法国,美国和日本帝国主义都向其提供了武力支持。因此在现今的帝国主义向我们说社会主义失败了的时候,我们应当想起,他们的同僚们在1920年至1930年之间并没有远远的看着苏维埃的实践,而是一直在用实际行动来扼杀俄国革命。虽然他们的企图失败了,但他们通过战争,封锁和孤立所造成的巨大的经济压力着实使社会主义的建设道路产生曲折。

革命的背叛
最大的谎言就是在1990年前期崩塌的苏联所代表的制度是“社会主义”。它既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而是斯大林主义,是由约瑟夫斯大林及他的支持者们在1920年间建立起来的官僚主义独裁的政治体系。他们篡夺了工人阶级的政治力量。斯大林及他的支持者们将原本属于民主工人委员会的政治力量一再削弱,并最终加以破坏。布尔什维克曾预见到他们的革命将与世界革命不可分割的联系在一起的命运。在1919年,对革命计划的官方评述《共产主义原理》中,他们写道:“只有当共产主义运动成为世界性的革命运动时,才可以说这运动取得了成功。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在工人阶级或其他人统治的国家中发生:工人阶级屈从于资本主义,最后这些资本主义强盗们必定会将所有工人阶级的国家打垮。
而这也恰恰就是帝国主义者们所试图去达到的,但最终团结在苏联红军周围的英勇的工人农民兄弟们得以将其击败。与此同时,在1918至1919年间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等国家纷纷爆发了强有力的革命运动,但都被所谓的社会主义政党所扼杀。英勇的革命在柏林,慕尼黑,布达佩斯等地都被击垮,俄国革命的成功使其成了孤家寡人。
俄国曾经有助于爆发革命的经济方面巨大的倒退现在却成了工人阶级及其政党作为胜利者所要面对的巨大问题。内战期间对经济造成的整体破坏引发了工人数量的灾难性下降。除此之外,在这样一个被工人包围的国家,将大量武装工人,军人和水手们召入指挥部和行政机关大大削弱了苏维埃的力量,以及这个国家得以建立的民主基础。由于孟什维克总是与白色力量,无政府主义者还有民粹主义者(左翼社会主义革命分子)为伍并切断战争的供给,他们应当被剔除。尽管这并不是他们的本意,但布尔什维克实际上成了唯一合法的政党。同时,由于经济失调和文化倒退(最明显的标志就是文盲现象的蔓延),一个官僚阶层在执政党内和国家中慢慢发展起来。布尔什维克所认为的那些紧急措施和战时措施被证明应当是永久性实施的。在党内一个围绕在总书记约瑟夫斯大林周围的小团体被建立起来,他们旨在维护并培养官僚主义。列宁死后,他们的力量越发强大。被不可避免的病痛所折磨着的列宁在最后试图发动反对斯大林的斗争,但为时已晚,以失败告终。列宁死后,托洛斯基的左翼反对派继续着这个徒劳的斗争。斯大林派成功的将各个权力位置上的革命果实篡夺,并将这些位置都换成了对特权如饥似渴的官僚主义者。斯大林把“将无产主义革命国际化”的计划改为了“在一个国家内建立起社会主义”。

左翼反对派
1920年间左翼反对派提出了一系列方式,力求将这个受困的工人国家保留下来并提高工人和农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直到德国和中国的革命胜利,并前来援助。它的核心要素是:
·一个由工人自己设计并实施的民主的工业计划。
·在苏维埃政治及贸易联盟中复兴并重建工人的民主。
·彻底消除斯大林在共产党和苏联内部建立起来的官僚集权制和恐怖政权。重新在党内建立真正的民主集中制。
·鼓励自愿的集体化农业,并在电气化和自动化中受益。监管富农们不断积累的财富。
1929年斯大林所实施的政策是对左翼反对派提出的经济计划的巨大讽刺。他用针对农民大众的单方的内战来强制实行集体化农业制。这恰恰背弃了从列宁到后来的左翼反对派一直呼吁的“在自动化和电气化中受益的资源合作”。同时,斯大林对于从前唯一没有反对的“蜗牛般速度”的工业化做出了改变,提出了第一个“五年计划”。
这个计划完全抛弃工人们的生活标准,将一切都服从于重工业及基础设施的建立,并且为了让一切处于完全的掌控之中,斯大林建立起了完整的官僚特权阶级和秘密警察制度。任何胆敢怀疑这个恐怖政权的人都将被捕并发配到劳动营或枪决。这种制度的最鼎盛时期是1936到1938年的大恐怖时期。

国际主义
“一个国家中的社会主义”政策废除了国际社会主义革命的目标。原因很简单:工人们的革命和民主苏维埃的建立将威胁到斯大林官僚专制的特权。因此,斯大林命令共产党支持与外国资本主义建立联盟。而这一命令的效果是灾难性的:1936年发生在西班牙和法国的革命被共产主义者们主动破坏掉,因为他们支持资本主义政权“人民前线”的领导。这一“国际主义行动”是基于对1917年提出的资本主义国家应被排除在工人国际联盟之外的政策的调整。在1936年斯大林解除了是苏联完全瘫痪的官僚主义,用更加无力的国会体制来代替,但保留了国家原来的名字作为掩饰。
整个1930年代托洛斯基和他的支持者们一直在坚持着工人们所追求的目标应当是在各个国家获得权力并将他们的力量集合起来进行扩大化,国际化的革命。从1929年起托洛斯基开始流亡海外并致力于拯救革命,他建立起了一个新的世界政党来实现这一目标:第四国际。

退化的工人国家
托洛斯基对于马克思主义最大的贡献就是他在流亡期间对苏联做出的分析。他极力证明恐怖官僚专制并不是革命的必然结果,也不是一个工人国家的正常组成部分。但官僚主义已经在工人国家内部像寄生虫一样的发展起来,并会最终将工人国家恢复为资本主义,除非我们能够将其消灭。
官僚主义,托洛斯基评论道,在工人国家的倒退,贫穷和孤立中具有物质根基。而这也加速了其发展速度。一经建立,它便充当起了不公平的缔造者和保护者,而这正助长并保护了那些从工人大众中脱离出来的少数派的特权。托洛斯基对这一现象提出警告,因为官僚主义是立足于盗取物质特权,那他们有朝一日就会推翻整个体系而寻求他们能够获得更多财富的资本主义体系中的统治阶级位置。
托洛斯基的批判的关键部分就是“官僚主义自己并不是这个新型经济体制的承担者,而只是在这个工人国家中以寄生的方式发展。”计划中所实行的体系仍然存在并在这个经济体系下完成工业的发展。资本主义的经济生产是由不同资本组成部分的利益决定的,在苏维埃体系下,经济生产是由计划规定的。问题就在于,对于这个计划的控制,已经失去了民主意义。
一个机所有权力于一身的官僚体系主宰了这个计划,并控制着实现它的所有手段。一个极权制度的建立意味着工人和农民们的物质文化需求再也不被允许以任何形式表达出来。生产效率和产品的质量都被压低,因为工人们在产品的质量,分配和技术提高方面得不到任何积极的回应。因此官僚主义所带来的只能是极度无效的对劳动力和物质投入的浪费。生产目标被随意设定,并不考虑社会需求,而生产负责人们为了避免被迫害,则撒谎说答到目标要求。更不用提为了监视大众并维持斯大林由压迫和战争所代表的野蛮体系而投入的巨大人力和财力。
托洛斯基呼吁官僚主义应当以一场政治革命来推翻。这是一个重要的提议,因为它承认了国家工业的产权形式的存在,承认了资产阶级的缺失,计划经济和外来贸易的垄断都应当被捍卫。因此,这并不是一场新的社会主义革命(只是产品产权从一个阶级转移到另一个),我们所需要的只是一场政治革命来解除官僚主义,消除国家压迫并重建工人委员会。
这将控制计划体系,“依照劳动人民的利益来由上至下系统的对其作出修改,”并像布尔什维克最初时期望的那样民主的运作。托洛斯基总结道:“虽然苏联出现了巨大的矛盾,但它还仍是一个堕落的工人国家。这是一个对社会的诊断:政治预测具有两面性。要么是官僚主义继续壮大,最终把这个工人国家变为世界官僚主义的一部分,并将这新型所有制推翻使得国家倒退回资本主义;要么工人阶级将官僚主义清除,并打开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
斯大林制的苏联挣扎的时间比托洛斯基所预期的要长得多,但在其解体时周围所发生的种种事件证明,托洛斯基的预言是正确的。官僚主义这个大寄生虫拖垮了整个社会并使计划经济停滞不前。当1980年代要求民主的运动爆发后,他们并没有简单的要求恢复资本主义,而恰恰相反,许多人要求在现有体系下实现民主。尽管如此,在那十年间的政治斗争中,亲资本主义力量取得了优势。同时,官僚体系的各个部门都被进行重新定位,以求在恢复资本主义过程中获取最大物质利益,而现在许多俄罗斯巨头们都曾是斯大林时期的官僚。
资本主义恢复后工人们的经历表明,毫无疑问的,在计划经济中有许多成果应当被捍卫。一个人人有工作,有教育,医疗及社会福利保障的社会被转变为一个充斥着大批失业,巨大的不平等和极端贫穷的社会。只有那些可以在国际市场盈利的工厂和民主市场得以幸免。出口发生将近百分之60的缩水导致了社会沉重的苦难。

实现社会主义的斗争
斯大林主义的胜利和其最终的倒台是否证明了任何替代资本主义的企图都是徒劳的呢?人力改良派和已经醒悟并追悔莫及的斯大林主义者的答案是“是”。托洛斯基主义者的回答是“不”。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西欧革命的背叛和法西斯的兴起并不是不可避免的。那只是一次次的政治斗争,向其他政治斗争一样,他会有不同的发展过程。历史总会有它的“交叉路口”,在那里会有无数种变化的可能。我们在今天新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所做出的反思使得托派成功的从灾难性的社会民主党和斯大林主义者手中赢得了工人阶级的支持。而这同样适用于全球范围内许多战后取得革命胜利的机会。正是因为我们不想再次经历社会主义因这种症结而失败,所以吸取托洛斯基在追求社会主义,对抗斯大林主义时的革命斗争经验便显得尤为重要。未来的工人国家决不会像苏联那样允许官僚主义的产生:
·不惜一切代价维护苏维埃的民主,任何工人们承认的代表他们的政党都可以自由竞争领导地位。
·用斗争将革命推广到国际化,尤其是那些相对落后的国家可以借此变得发达起来。
·建立一个国际性的政党,其领导部门不受任何国家的控制,即使是发展最健康的工人国家。
资本主义在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巨大发展,其进一步的全球化,直到现在全球都在接受经济危机的考验,证明客观的接受这些教训更为重要。我们所需要做的是成立第五国际:一个社会主义革命的世界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