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Sections of the L5I:

第五国际在为什么而抗争?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DF version

第五国际联盟是一个革命组织。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社会主义革命政党,并在世界范围内为了推翻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而斗争。我们的行动计划书——《从抗争到掌权》——以及我们的日常行动方针都将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托洛斯基的理论,前三届共产国际及1938年出版的《第四共产国际过渡性方案》等一系列革命文件为基准而展开。

工人阶级以前有过四个国际工人阶级联盟。我们并不是第五国际——我们是一个旨在为建立第五国际而斗争的具有革命倾向的国际组织。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是一个国际性的斗争,像马克思在1848年写道的:工人阶级没有国界。对抗资本主义的斗争必须是国际性的,要联合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者们来对抗整个资本主义体系。

关于我们的主张

二十年前,随着共产主义的“垮台”,世界的统治者们宣称资本主义胜利了,无可置疑的,新的世界秩序已经到来。
他们相信,一小群亿万富翁可以按照他们希望的来行事:
·将所有大陆作为他们的口粮。
·千百万人在忍受饥饿的时候,他们却能够聚敛巨额财富。
·将人类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
·爆破,轰炸或对任何一个其统治者胆敢违背他们意愿的国家进行封锁。
·大地在燃烧,沙漠在扩张,海面在上升,他们却仍在将有毒气体排向大气。
·他们污染我们的食物,贬低我们的文明,并将我们的物种以种族歧视和宗教仇恨分隔开来相互对抗。
·让我们对他们的美元或欧元敬若神明,对他们的平庸品牌趋之若鹜,并梦想得到他们给消费者带来的噩梦。
·如果我们胆敢抵抗,他们将诽谤我们,用催泪瓦斯掷我们,殴打我们,监禁我们,向我们开枪或把炸弹扔向我们。
但是那些世界霸主们庆祝的太早了。当全球的银行倒闭,利润缩水的时候,似乎对于经济全球化,对于资本主义在全球的扩张的兴奋与喜悦便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银行家们的美梦变成了噩梦——虽然对于工人阶级,青年和穷人们来说,情况更糟——于是他们便想要我们来为他们的危机付账。
反资本主义运动显示,有新的一代工人和青年立志与资本主义斗争。现在,世界经济衰退及随之而来的失业,贫困和剥削的加剧将会显示会有更多人为建立一个不同的体系而斗争。工人阶级要做的不是将资本主义拖回正规,而是必须要将他推翻来结束这一切从而取得永久的安宁。

我们说:
·资本家的财产必须被收缴,一分钱也不留给他们。
·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废除资本主义,并在一个没有阶级区分,没有国家镇压,没有对妇女对种族的歧视的世界中建立国家。这便是被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罗萨·卢森堡和托洛斯基称作的共产主义。
·所有权力必须从资本主义集团手中交还给来自工人阶级,农民和穷人的民主议会代表:这些代表将由大众直接选出并且立即生效。工人阶级的武装力量和盟友们必须支持这些代表。
·来自剥削者们的反抗必将在社会革命中被成百上千万人联合起来的力量击碎。武装起来的工人们一定会击败那些旨在守卫个人资产权的警察和武装。
·所有产品和其分配都必须以民主和可持续的方式完成,不允许私有制和任由市场控制的盲目残暴的市场经济。
·社会不平等和大陆不发达将会在对人类资源的有计划的分配下得以解决:这些资源包括原料,运输手段,信息交流,技术和劳动力。
·21世纪必定成为人类取得自由的世纪!
取得这份自由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通过阶级斗争,与所有形式的剥削做抗争:就是那些对于工人,农民和城市贫民的剥削。这是对于种族主义,民族压迫,和对于妇女,青年还有同性恋的压迫的斗争。我们一定要给予这些斗争最大的支持:囊括到每次罢工,每个职业,每条纠察线和游行。
我们的目标是把大量的尚未组织起来的工人,那些新工业中的青年工人,还有逃开工厂奴役的却没有权利组织起来的人们联合起来。
我们要同帝国主义作斗争:同那些用他们大规模的军事机器将反抗者击垮的全球化的大资本家和大公司作斗争。我们支持所有针对他们的斗争。我们反对将任何人力财力投入到侵略和剥削中。我们需要结束美国,英国及其盟友们对伊拉克人民的血腥轰炸及奴役。我们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对于充满民族压迫和种族主义的以色列国的反抗。
我们要反抗那些使全世界挨饿的全球金融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还有世贸组织。我们将抵制他们的计划:譬如收缩开支计划,私有化,及自由贸易条约这些增强跨国公司联系的计划。我们将在全球范围内声讨他们的代表大会和首脑会议,直到他们永久的取消这些计划。

反对种族主义

我们要与种族主义斗争。种族主义将我们分隔开来然后为深层次的全球不平等提供借口。我们需要为少数民族争取平等的权利,让一切歧视和在大众媒体及新闻上散布的关于种族主义的谎言结束,例如煽动针对黑人,亚洲人,拉美人,罗姆人,犹太人,及其他被压迫的民族,宗教,和族群的暴力行动。
我们将为所有人争取充分的庇护权和自由旅行的权利。资本家门在全世界范围内投入他们的金钱来寻求最大利益,造成了经济的枯竭却把造成的灾难抛在身后全身而退,视而不见。而资本主义的受害者们却被剥夺了自由行动的权利。我们要为打破一切束缚而斗争,要在资本主义者们的罪恶谎言中捍卫难民及寻求庇护者。当那些法西斯及反动团伙试图对难民及少数民族采取实际攻击的时候,我们也将毫不退缩的对他们采取实际行动的反攻。
我们将为解放女性而斗争,我们将把她们从不平等的社会体系,歧视(不管是公开的还是地下的),被强加的家务劳动,性别剥削,低收入,日常虐待和对其生育权利的剥夺中解放出来。为了将对女性的压迫从根本上消除,我们将努力营造一个能够将抚养孩子,清扫和做饭以更理性更有条理的方式进行的社会,而不是像几十亿家庭中那样,把所有这些琐碎工作都丢给女性。
我们将同气候剧变,全球变暖作斗争。我们将抵制那些污染环境的公司还有那些拒绝对温室气体排放采取措施的政府,以及那些将原油和自动化工业的利益建立在对物种的危害之上的政策。

关于青年

我们将把青年们组织起来为他们的民主权利而斗争:这些权利包括16岁起即具有的投票权,结束童工的使用,完善、免费、普及化的,由青年们自己控制,而不是服务于商业的大众教育。我们同样要为了结束征兵和军事化而斗争,因为这种征兵行为只能把我们的青年们培养成首领们战争的炮灰。

关于改良主义

我们反对改良主义,反对他们那些有关工人,社会主义,社会民主的政策,也反对那些名不副实的共产主义党派。资本主义不会在和平的国会选举中改革:它必须要被大众通过暴力来推翻。

关于工会

我们反对通过官僚主义来控制工会,也反对那些工会里的特权官员们。这些领着过高薪水的官员们绝对不能控制大众组织;组织成员应当对该组织具有完全的民主控制力。所有官员必须由选举产生,并且可以在短时间内更换或撤销;他们的收入一定要与他们声称所代表的成员们的平均水平相当。

关于斯大林主义

我们反对斯大林主义。马克思主义中有通过建立一个半民主的计划工业经济体系来使工人阶级取得自我解放的提法,但斯大林主义不是对这一计划的改进,而是恰恰相反。无论是在苏联,还是后来的其他以苏联模式为基准的国家,斯大林主义都是一种阻碍马克思主义实现的官僚主义障碍。
尽管社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将资本主义的统治赶走,并历史性的将统治权交回工人阶级,官僚独裁主义却无法使其实现全部潜力。不可避免的,由于他们的存在,经济增长率开始下降,而官僚机构们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统治,不断的将越来越多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引入国家。
这些“改革”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力量的重建,也使得计划经济进一步被破坏。同时,他们也背叛了社会主义这一理想。斯大林主义者们要么屈服于资产阶级势力,让他们复苏,要么,像在中国发生的一样,他们“从上层”将社会公有制及计划经济拆除,重新建立曾被他们自己驱逐的资本主义。
由于苏联在20世纪20年代已经被斯大林派所控制,他们将境外的共产组织——第三共产国际从革命成员中清洗,共产主义者们不得不采取反革命方案。
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世界中,这就意味着对“永久革命”战略的拒绝,而由孟什维克提出的关于建立一个联合“进步”资产阶级的人民阵线的替代方案,除了会得到一个资产阶级民主政权,别无他物。在帝国主义国家里,人民阵线是以 “反垄断”或“民主”资产阶级的战略联盟的形式出现,这同样也是对革命纲领的背叛。

关于对中间派的斗争

我们公开的宣扬我们的目标,并拒绝所有那些相信历史和客观过程便会让忠诚公开的革命自然发生的模仿改良主义的虚伪企图。我们反对中间派,因为他们一边喊着革命的口号,一面做着改良派的行为。
与改良派的资本主义政府分享权力并依赖那些旨在模糊改良派和革命派的概念的政党,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只能是一种迷惑工人们的添乱的行为。我们是为了在每个国家建立革命政党而斗争。
有些党派反对积极的参与社会运动和工人阶级平日的斗争,我们反对所有这些被动的宣传。我们将与所有工人阶级力量建立统一的行动和阵线来对抗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我们的观点和革命方式。

关于共产主义

在阶级斗争的道路上,我们将带着我们坚定地共产主义理想,始终坚持所有革命力量在一个新的第五国际中全面联合,组织起一个跨越国界的政党,为世界革命和实现全球共产——世界公社而斗争。
资本主义就是再嚣张,也会感到担心,因为我们的力量正在为21世纪的伟大战斗做准备:一场把人类从他们的禁锢中解放出来的战斗。当然,这些力量现在还并没有达到完成这个目标所必要的组织纪律性和明确性。但是他们能够达到也愿意达到——如果新一代的工人阶级斗士们能够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社会主义革命的世界党派。为了实现这个,革命者们必须敢于公开宣布这个目标并公开积聚力量。

这就是我们第五国际正在做的,如果您同意我们的观点和方式,请加入我们。